当前位置:短篇辣文公车轮流 > 耽美短篇 > 龙性本淫,我一直都很明白

龙性本淫,我一直都很明白

整理: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作者:云上椰子 发布时间:2018-05-07

简介:文案:

自凤九霄有记忆起

那条龙一直在日虎日牛日蛤蟆、日鸟日鱼日王八

日天日地日木头老淫龙 VS 三界第一美貌老凤凰

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www.eshushan.com   

 
自凤九霄有记忆起
 
那条龙一直在日虎日牛日蛤蟆、日鸟日鱼日王八
 
日天日地日木头老 y- ín 龙  VS  三界第一美貌老凤凰
 
【一】
 
 
凤九霄作为一个等级很高的养老上仙。
 
 百年难得一次的接到了一个天庭任务。
 
“你说什么?让我去把龙炎找回来?”
 
命格老儿擦擦汗:“已经找到了!已经找到了!散于天地的三魂七魄现在经由多轮转世,都在一个凡人身上,只要仙尊把那凡人带到西岭之镜的玉壶泉地界,那泉下埋有帝君的真身。届时魂魄归位,任务就算圆满完成!”
 
听起来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。
 
 但现在人间科技发达,妖魔鬼神都达成一致协议:不现人世。
 
 这简简单单的任务完成起来也就变得很麻烦。
 
 又不能作法把人一阵风刮到玉壶泉去。
 
 况且,那条自凤九霄有记忆起就一直在日遍天下的 y- ín 龙,他是理一下都嫌龌蹉。
 
 但是命格老儿跟他说:“仙尊与帝君自小一起长大,这喜迎帝君归位的事由您来做最是合适了。事成之后天帝允诺把玉琼山的地界划给您养老。”
 
凤九霄眼眸亮了亮。
 
 玉琼山上奇珍仙果甚多,他最喜欢那儿产的一种珍珠大小的红果子了。
 
 可惜看管甚严,一年也吃不到一两颗。
 
 思索片刻。
 
 还是敌不过口腹之欲。
 
 接了下来。
 
 
【二】
 
 
 三天后。
 
 凤九霄站在一辆宾利车旁。
 
 那车的主人是凡间某娱乐传媒巨头的大股东。
 
 姓龙。
 
 生x_i,ng荒 y- ín 。
 
 从十六岁开荤至今,就从没自己解决过欲`望的。
 
 现在他在昏暗的车里脱了裤头,压着一个当红艺人正要c,ao干。
 
“嘭——”一声巨响。
 
 车被人砸了一下。
 
 龙总提了裤头怒气冲冲打开车门,一抬眼就看到了什么?!
 
 千万朵无形的玫瑰在他身后绽放。
 
 金光闪闪,照的整个地下停车场都亮了。
 
 眼前的长发美人比他有生以来见过的任何美人都要漂亮。
 
 漂亮的他头晕目眩,心跳加速。
 
 下边那根刚刚温顺的小兄弟立时就肿的老高。
 
 这是绝对没有过的!
 
 凤九霄收回鄙夷的目光,佯怒看向龙总,质问:“你车里是谁?!”
 
龙总: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 
 “叫他滚下去!”
 
龙总立马照办。
 
 凤九霄怒道:“我说你走了后就再也没来找我,原来是在这城里逍??旎盍?!要不是有人看见你经常出入这家公司,我还逮不着你了!你说!你是不是打算抛弃我了?!”
 
龙总虽常年色`欲熏心,但人又不傻。
 
 即刻明白美人是将人错认,又或是编排了剧本专门来勾搭他的。
 
 无耻如他,自然笑纳。
 
 贴过来揽了凤九霄肩背,就把人往车里带。
 
 伏低做小,温柔劝哄:“是我不好,是我不好,我在这边无时无刻不记挂着你呢,你既然找了过来,就先跟我回家好吗?”
 
 
【三】
 
 
龙总口中的家,是他在半山的花园别墅。
 
 那儿被圈内人士戏称为“龙王的 y- ín 窟”。
 
 龙总早年“身挂六颗肾,夜御七个人”的光荣事迹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。
 
 现在把凤九霄刚带进家门,就想着要如何把人往床上拐。
 
“时候也不早了,你先进房里的浴室去洗澡吧。”龙总把丝绸睡衣递给对方。
 
 对方没接,定定站在走廊片刻。
 
 忽然道:“我饿了,你去弄些好吃的甜点来。”
 
龙总:“你先去洗澡,我叫人去准备。”
 
 “不,我要先吃再洗。”凤九霄坚持。
 
 他好不容易奉旨来凡间一趟,自然是要吃吃一些甜点美食的。
 
 公私兼顾,两不耽误!
 
 龙总无法,对着美人他虽然急色,但也是无条件宠溺的。
 
 越美在他这儿越有效。
 
 像凤九霄这样的,持靚行凶龙总也只会觉得可爱。
 
 不久餐厅饭桌上就摆满了各种甜点。
 
 他坐在一旁满心 y- ín `欲的看着美人吃,看着美人吃,看着美人吃……
 
吃吃吃,慢慢吃。
 
……不知不觉眼皮就耷拉了下去。
 
 醒来已是天亮!
 
 他竟然趴着桌子睡了一宿!
 
 却见空盘满桌,干干净净。
 
 正主就躺在一旁的沙发上呼呼大睡。
 
 乖乖,他是捡了个什么回来?!
 
 
 
【四】
 
 
 龙总悄悄走近熟睡的美人。
 
 下面的小兄弟便又有些硬了。
 
 只见沙发上的美人披散着一头柔顺长发,乖乖侧躺。
 
 他穿着龙总昨夜给的那件丝绸睡袍,暗红的颜色,衬得他白`皙的肌肤莹莹生光。
 
 好看的双唇上还沾着一点巧克力粉,显然是昨夜洗了澡又还吃了不少东西,才倒在这儿睡觉的。
 
 龙总看的眼睛有些发直,想着是先舔他嘴角的粉呢,还是先摸他修长的腿?
 
 情不自禁就一手捉住了美人的脚踝,打开那腿就十分色`情的舔吻起来。
 
 从脚踝沿着小腿一路往上,正吻得忘我……
 
 “砰——”的巨响。
 
 龙总就被一脚给踹了!
 
 背部撞在那茶几上,整个胸腔都在震荡。
 
 但这还不是最惨的。
 
 那脚好死不死,踹在他裤裆那处,顿时疼得冷汗直下,捂着裤裆就蜷缩在了地上。
 
 凤九霄坐起怒瞪:“活该!”
 
龙总:“…………”
 
凤九霄拢了拢肩上的长发:“不是说好了要结婚后才可以的吗,你都没跟我回村子里拜见父母请客摆酒,就想睡我?!门都没有!”
 
龙总:“……回村子?”
 
凤九霄:“你都忘了不成?你答应过我的!你要是不跟我回去见父母,我怎么跟你好!”
 
龙总忍痛坐起,摸着凤九霄的小腿:“按理是该这样……那结婚之后是不是就可以?”
 
凤九霄心中咬牙,面上高傲的点了点头:“出嫁从夫,自然随你怎样。”
 
 
 
【五】
 
 
但话是这样说。
 
 龙总也不可能马上就抽出数天的时间陪凤九霄去那荒山野岭。
 
 总是先用美食哄得美人乖乖呆在家里。
 
 他才能安心去上班。
 
 再说这凡间的美食不知凡几,凤九霄吃的很开心,几乎快要忘了正事。
 
 家里的吃不够,就叫司机师傅带着去吃外面的。
 
 每晚龙总回来和他交流心得,又会介绍几处有美食的好去处,说的凤九霄在心里口水直流,恨不得马上就到明天。
 
 就是夜里睡觉时,过得不甚爽快。
 
 无论他是睡在哪间,龙总总是有办法进来悄悄爬上床。
 
 钻进被窝从背后抱住他。
 
 然后在他身上唧唧歪歪的磨蹭,动手动脚,十分下流。
 
 凤九霄第一百零八次怒气冲冲的甩开龙总摸在他小腹的手:“你滚出去!”
 
龙总幽幽道:“我有个朋友明天酒店开业,那晚宴会请各地名厨来掌勺,要不要我带你去?”
 
静默片刻。
 
 凤九霄的声音几不可闻:“……要去。”
 
龙总满意一笑,继续蹭蹭。
 
 
 
【六】
 
 
翌日晚宴。
 
 龙总携凤九霄高调出席。
 
 这美人早在圈里被传得神乎其神。
 
 特别是龙总这几日暖床的一个都没召见,下了班就往家跑。
 
 大家都纷纷担忧这怕是遇上正宫,要收心了?
 
 待一见到那人的姿色,饶是当下娱乐圈被捧上天的美人也难以望其项背,一众后宫更是灰心。
 
 这些暗地里的打量猜忌,凤九霄倒是不知。
 
 龙总忙着去应酬,再三关切后不得不先放他的美人独自一人站在那儿吃吃喝喝。
 
 凤九霄正吃得开心。
 
 冷不防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黑皮鞋。
 
 顺着往上看去,一身做工j-i,ng良考究的黑西装,一张冷峻帅气的脸。
 
 黑发,褐瞳。
 
 凤九霄嚼不动了。
 
 他有些心虚。
 
 眼前的青年眼眸冰冷:“我不过是去西天听了一场讲经,回府你就不见了!”
 
凤九霄:“…………”
 
名叫嘲风的青年继续斥责:“为了一点吃食就出卖色相,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?!”
 
凤九霄:“……我没有。”
 
嘲风:“还敢狡辩!”
 
凤九霄:“…………”
 
嘲风神色稍缓:“跟我回去。”
 
凤九霄:“这不好,毕竟是天帝下达的任务。”
 
嘲风怒斥:“你这种老家伙就是耍赖也没人能拿你怎样!跟我回去!”
 
凤九霄不为所动。
 
 嘲风痛心疾首,别扭乞求:“……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再多个弟弟,父亲大人!”
 
凤九霄:“……!”
 
冤枉!
 
 他就是被那条老 y- ín 龙日上一万遍!也生不出个蛋??!
 
 
 
 
【七】
 
 
关于“我并不能生蛋蛋”这个话题,凤九霄不知同嘲风说过多少次。
 
 但他的养子总是不听。
 
 并坚持认为他就是凤九霄亲生。
 
 没办法,谁叫他的原型似龙似凤。
 
 东南西北四海的龙孙见了他都得恭敬有礼的叫一声叔公。
 
 但他却对这攀亲带故的称呼有些厌恶。
 
 只因自小就听着传说中的某龙在各地日虎日牛日蛤蟆,日鸟日鱼日王八。
 
 最荒唐的时候,据说他还日过枯木!
 
 粗大的龙身缠着一节木头桩子在那树洞里磨蹭,最后龙j-i,ng一洒,万分舒爽,飞天而去。
 
 哪知枯木逢春,又开了好几千年的桃花。
 
 劣迹斑斑……是个神仙都会觉得丢脸。
 
 更何况天界的家伙还都默认那条 y- ín 龙就是嘲风的父亲。
 
 现在家里这个不成器的还为五斗米折腰。
 
 痛心疾首。
 
 痛心疾首啊。
 
 龙总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揽着凤九霄就宣誓主权:“看你们聊的这么欢,认识?”
 
嘲风连话都懒得搭,冷冷看一眼凤九霄:“既然你不听劝告,那好自为之!”
 
转身走了。
 
 龙总看着凤九霄,笑得危险:“他是?不解释解释?”
 
凤九霄叹一口气:“我儿子。”
 
龙总:“…………”
 
 
 
【八】
 
 
事实证明,不听家里有脑子的人说话,是要吃亏的。
 
 回去时,凤九霄已经喝醉。
 
 他在这晚吃的心满意足。
 
 甜甜的果子酒喝了一杯又一杯。
 
 现在脸上还红扑扑的。
 
 被龙总放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。
 
 压上身躯就开始深吻。
 
 舌头纠缠着舌头,极尽调戏之能事。只把凤九霄吻得呜呜咽咽,压抑着嗓音在轻轻呻吟。
 
 龙总只觉狼(?)血沸腾。
 
 下面的小兄弟早就翘的老高,势要在美人体内征伐厮杀一通了。
 
 那双大手也不闲着,十分情`色的在美人腰腹流连抚摸,钻进衣摆就往上摸。
 
 光滑的肌肤在他掌下颤栗,凤九霄被他吻得扬起了脖颈。
 
 龙总正要舔那脖子让他放声吟叫。
 
 手掌就在那胸前摸到了一个东西。
 
 心里一突,极其粗暴就扯开了美人的衬衫。
 
 双眸都是睁大。
 
 他看到了什么。
 
 凤九霄右侧胸前r-u首上刺穿着一片形似水滴,乌黑泛金的……鳞甲r-u环?!
 
 
 
【九】
 
 
这个认知让龙总整个人都郁卒了。
 
 他的美人啊。
 
 不知在什么时候就被别的野男人给亵玩过了!
 
 刚才观他情动的厉害,怕也是饱尝情爱的身体有的正常反应。
 
 更是痛心疾首,恨不能早些遇到凤九霄。
 
 转瞬脑海里又响起凤九霄初见他时说的话。
 
 龙总惊出一身冷汗。
 
 莫非这美人其实不是有意来勾搭他的?而是真的认错人?
 
 一想到有这个可能,龙总觉得自己更不能随他回村子了。
 
 万一那野男人就在村子里等着可怎生是好?!
 
 对,不能跟他回去。
 
 他要把美人变成他一个人的。
 
 今晚就先在他体内先s,he满了j-i,ng`液让他含着,叫他好好熟悉他男人味道。
 
 龙总正重燃斗志,就被一脚踢下了床!
 
 凤九霄皱眉坐了起来,不甚愉悦的看着自己衣襟大敞。
 
 下床又补了几脚:“说了要结婚才可以睡我!你又犯 y- ín 了是不是?!”
 
 “哎哎,你轻点!轻点!别踹!别踹!”
 
龙总恬不知耻的抱着凤九霄小腿,试探着说:“我这是情难自禁,咱们以前不都是可以的吗?怎么现在就不行了?”
 
一说这个就来气,凤九霄一脚把龙总踹向床头柜。
 
 龙总被磕的眼冒金星。
 
 凤九霄还径自怒骂:“谁叫你睡了我还敢出去日天日地日木头!”
 
 “ y- ín `荡!”
 
 “下流??!”
 
 “活该?。?!”
 
 
 
【十】
 
 
 
 当晚自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 
 凶残的家暴让龙总的男x_i,ng自尊受到了伤害。
 
 他觉得凤九霄发起酒疯来太狠了。
 
 这么粗暴,一点都不可爱。
 
 他打算冷处理一下美人,不能让他骑到自己头上发疯。
 
 再者……
 
或者说根本原因还是……
 
他许久没有做`爱!是真的要忍不住了!
 
 就算姿色比不上凤九霄的,也总好过没有。
 
 两天后。
 
 就揽了之前那个没来得及上的当红艺人去了郊外的花园酒店。
 
 路过大堂时,没注意到一旁站了个黑发褐瞳的青年。
 
 嘲风本来也就是到凡间处理个公务的。
 
 不想撞到老 y- ín 龙搞外遇。
 
 唇边悠悠漾开一个微笑,就用心诀告知了他父亲。
 
 这等龙渣,自是要让他父亲看的清清楚楚。打从心眼里嫌弃恶心,才能跟他回去。
 
 
【十一】
 
 
 于是。
 
 酒店顶楼套房。
 
 龙总抱着那艺人纠纠缠缠倒在床上,手法迅速的脱了裤头正要c,ao干。
 
 连接阳台的落地窗就被敲响了!
 
 龙总猛地抬头,只见窗外站着俩人。
 
 吓得他的小兄弟立马萎了下去。
 
 嘲风拉开窗门,站他身后的凤九霄步履优雅,走了进来。
 
 龙总裤头都来不及提,脸色尴尬:“你们是怎么站在外面的?!”
 
 “爬过来的。”嘲风敷衍回答。
 
 转头对着凤九霄:“你都看清楚了?这种人渣多看一下都是脏了你的眼,跟我回去。”
 
 “不。”凤九霄目光冰冷,“你先带那个凡人出去。”
 
嘲风不置可否,默默照办。
 
 待房间里只剩俩人。
 
 龙总终于怂逼了,跪倒在凤九霄身前,抱着大腿万分诚恳:“我错了,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。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 
凤九霄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下一刻,抬脚把龙总推倒在地,跨坐上去。
 
“你个毫无节c,ao!不知廉耻的老 y- ín 龙!”
 
凤九霄怒容,一把抓住龙总还裸露在外的小兄弟!
 
“啊嗷嗷——”
 
龙总惨烈哀嚎,疼得面容扭曲。
 
“你一日不干这龌龊事就龙根痒是不是?!有多痒?!???!我现在掐一掐还痒么!”
 
 “嗷嗷——”龙总冷汗直下,全身僵硬。
 
 伸着手就要去制止。
 
 被凤九霄一掌拍开。
 
 抓着他命根的手却是狠狠lū 了起来。
 
 伏在龙总身上,轻声教训:“现在舒服吗?!你天天拿色兮兮的眼珠子盯着我瞧,不就是想要跟我干这事吗,不就是想要我伺候你吗,怎么样?!舒服么?!”
 
 “嗷——你——松手——”龙总嚎得惨烈,感觉自己的j-i`巴都快被lū 出血了。
 
 凤九霄厉声呵斥:“说!舒服么?!”
 
龙总疼得脸色青白,神志昏聩,咬牙吐出一句:“你他妈……简直不是人!”
 
 
 
【十二】
 
 
 最终龙总疼得晕了过去。
 
 经此一回,他的男x_i,ng自尊受到了更加严重的打击。
 
 他蔫了。
 
 窝在家里,裹着被子。
 
 一个人在昏暗的房间里反思人生。
 
 凤九霄砰的打开`房门,床上的被窝抖了三抖。
 
“半死不活的像什么样子?既然那么闲就跟我回村子!”
 
 “……我现在不想看到你。”
 
凤九霄挑眉,在床边坐下,那被窝又抖了一下。
 
“你自己做错还有理了?跟我回去,事成之后你爱怎样就怎样。”
 
 “…………”
 
凤九霄跨坐上去,龙总吓得立刻揭开被子,惊恐万状:“你、你别乱来!”
 
凤九霄微微挑眉,俯下`身去抱住了龙总。
 
 一时安安静静。
 
 龙总懵逼:“你这是做什么……”
 
凤九霄:“安慰你。”
 
龙总:这么惊悚的安慰他可不可以不要?
 
 过了片刻。
 
 凤九霄:“好了,你别不高兴了,只要快些同我回村子,婚后你要对我怎样都行。”
 
龙总心旌动摇。
 
 他想象着把凤九霄c,ao得泪水涟涟的画面。
 
 下面的小兄弟很快就有些发硬。
 
 不过他可不敢让凤九霄摸了。
 
 龙总:“那你这个安慰还不够,我心里的创伤没有抚平,就提不起劲来跟你回去。”
 
凤九霄抬起头,冷笑看着龙总。
 
 正把龙总看得一阵心慌。
 
 下一瞬,嘴唇就被亲了。
 
 凤九霄的舌尖软软的钻进来,勾缠了龙总的,一起嬉戏。
 
 把龙总吻得心花怒放,按着凤九霄后脑勺就要加深这个吻,嘴里冷不防被推进一个东西,更冷不防一口吞了下去。
 
 龙总推开凤九霄,惊怒:“你给我吃的什么?!”
 
 “放心,只是让你睡一觉的东西。”
 
 
【十三】
 
 
在家里有脑子的人的策划下,使用简单粗暴的办法,把昏睡的龙总连夜运往了西岭之镜的玉壶山。
 
 凤九霄有些不好意思:“这真是难为你了,还用上了一点法术。”
 
嘲风冷着一张脸,他因公职之故,在凡间使用些轻微法术是获过批准的。不想家里那没脑子的一点也没有想到儿子的作用。
 
“你要早跟我商量此事,何必牺牲色相至此。”
 
凤九霄呐呐无语:“…………”
 
嘲风:“你没被这条老 y- ín 龙怎么样吧?”
 
凤九霄:“那倒没有。”
 
嘲风转头不搭理。
 
 兀自痛心疾首。
 
 他才不会说幼时无意间看见过父亲在泉里泡澡。
 
 那胸前r-u`头上的龙鳞真是差点没刺瞎他眼。
 
 那时他就对抛妻(?)弃子(?),素未谋面的老 y- ín 龙怨气深重了。
 
 
……
 
到了冒着寒气的玉壶泉边,命格老儿早已等在那儿。
 
“现在要如何做?”
 
命格老儿:“按理,把人抛进湖里就好。”
 
凤九霄:“…………”
 
嘲风:“…………”
 
凤九霄:“能说出这话横竖他不是你家的牲口!”
 
命格老儿安慰:“帝君命硬得很,这点状况他能应付的。”
 
嘲风觉得有理,扛着龙总就要抛湖沉尸(?)。
 
 凤九霄厉声:“等下。”
 
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根熠熠生辉,金光闪闪的羽毛c-h-a在了龙总脑袋上。
 
“去抛吧。”
 
好歹c-h-a了根毛,要是沉湖半晌都没有动静,他那羽毛就能把人原封不动的给带回来。
 
 
 
【十四】
 
 
 
 把人噗通一声丢进湖里。
 
 龙总的身躯就在冰冷彻骨,深不见底的湖水里沉啊沉,沉啊沉……
 
直至被湖底的黑暗吞噬。
 
 宁静的夜空,风云骤变,电闪雷鸣。
 
 雨点吧嗒吧嗒的砸下,一瞬间就变成了狂风暴雨。
 
 吹得山里呼呼作响,湖面更是波澜壮阔。
 
 那脚下站立的地面也轰轰作响,寸寸开裂。
 
 这毁天灭地的架势左右不过持续了两刻钟。
 
 冰冷的湖水就跟沸腾了似的滚滚上涌。
 
 缓缓的,托出一人来。
 
 周身隐隐可见一条泛着暗金的威严巨龙盘盘缠绕。
 
 乌发,暗金黑瞳。
 
 面容与之前那r_ou_`体凡胎酷似,却更为俊美,气质高贵凛冽。
 
 瞥一眼,目光里都像是带着远古战场的血腥杀气。
 
 上古大战时他也不过才一千岁。
 
 往后三界几度繁华都跟他这个传说中的神祗没有任何关系。
 
 他的灵魂被山风带到山河各处。
 
 沉睡。
 
 后几千年才渐渐有了感觉,在一世又一世的艰苦轮回中积蓄。
 
 直至最近。
 
 才得以回归。
 
 毕竟是太久远了。
 
 久远的所有的人和事都在他记忆里模糊。
 
 所以龙炎只是面无表情的把头上那根c-h-a得跟卖身葬父似的呆毛拿下。
 
 随手丢进湖里。
 
 招呼也不跟岸上三位打一下,化作一道金光,窜没了。
 
 
 
【十五】
 
 
 
 命格老儿讶然:不都传说这俩龙凤是一对嘛?怎么多年不见跟不认识一样?
 
“帝君这是?”
 
凤九霄皱眉:“他竟然扔我羽毛!”
 
嘲风:“跟我回家。”
 
话不投机,鸟走兽散。
 
……
 
凤九霄回府继续养老。
 
 耳边却总是能听到那条老 y- ín 龙的消息。
 
 他是如何威风八面啦,龙族又是如何兴高采烈啦。
 
 前几天四海龙王还在蓬莱岛摆宴,让底下的龙子龙孙好好见识了一下活祖上。
 
 嘲风冷哼:“据闻散宴后,四个龙王送了百名美侍,他全带回府了。”
 
凤九霄掐碎了手里的红葡萄。
 
 嘲风拿巾帕仔细为凤九霄擦手:“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,天帝赐给你的山头已经可以去了,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去看看吧。”
 
于是。
 
 凤九霄当天夜里就独自一仙来到了心心念念,云蒸雾绕的玉琼山。
 
 还没登顶就听到桃林里一阵欢声笑语。
 
 衣袂飘飘的粉衫美侍嬉笑怒骂,端盘叠衣。
 
 竟都是为了伺候天湖里某条沐浴的 y- ín 龙。
 
 凤九霄脸色一瞬就被y-in沉笼罩。
 
 跺脚唤出土地,咬牙切齿:“这怎么回事?!”
 
土地抖着身子答:“回禀仙尊,这、这山头本来就是天帝留给帝君的府邸之一。”
 
凤九霄:“那又说好了给我?!”
 
土地抱头鼠窜:“可你们是三界公认的天生一对,帝君的就是您的!您的还是您的呀!”
 
 “……??!”
 
去你娘的天生一对!
 
 他被坑了!
 
 
 
【十六】
 
 
 
龙炎在美侍的伺候下穿好衣袍。
 
 自然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怨气。
 
 挥挥手让外人全部退下,自己从容走到凤九霄面前。
 
 嗓音如钟鼎般冰冷:“你来这儿作甚?”
 
凤九霄目光幽怨,语气幽怨:“这山头是我的。”
 
龙炎不语。
 
 凤九霄:“我说这山头是我的。”
 
龙炎不耐纠缠:“你自便。”
 
转身就要走,被凤九霄一把扯住。
 
 那冒着寒气的目光就顺着那手一直打量到主人,用眼神质问:你这是何意!
 
 凤九霄看着熟悉的面容,终于忍不住哀怨质问:“你为什么不来找我?!”
 
 “还有你这是什么眼神?!”
 
 “我不就是小小惩罚了你作为凡人时出轨的行为,你至于占我山头?!”
 
 “你至于跟我怄气?!”
 
 “万八千年不见的,回来招呼都不打一个!”
 
 “就知道跟你那些龙族亲近!”
 
 “要不就是跟这些美人厮混!”
 
 “有空洗个澡都没空来找我!”
 
 “难道你都……你都不想我的么!”
 
仙老了就是容易伤感。
 
 说得多了凤九霄自己都觉得心酸。
 
 偏偏龙炎毫无触动,冷冷看着凤九霄道:“你是我谁,为何要我想你。”
 
这话犹如晴天霹雳。
 
 把凤九霄震得五脏俱疼。
 
 龙炎还犹自道:“莫非我以前睡过你?”
 
 
 
【十七】
 
 
 
 凤九霄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 
 落魄顿走。
 
 他去找命格老儿质问:“他许多记忆都没了!你还说三魂七魄都已归位!你还说抛进湖里就好了!”
 
命格老儿擦汗:“这个、这个按理是没有问题的嘛。”
 
凤九霄怒容:“去你的按理!去你的没问题!你说现在要如何办!”
 
命格老儿唯唯诺诺:“能、能怎么办,帝君记忆不完整不也做的好好的哈,如果仙尊怕这影响到你二人感情真是大可不必,你们就好比是出生自带结婚证的,没人能c-h-a足你二人感情。”
 
凤九霄听得简直要动粗。
 
 被嘲风拦手制止。
 
 拖回府上。
 
 百般教育:“反正他花名在外,私德败坏,趁此做个了断也未尝不好。”
 
凤九霄抬头怔怔看着嘲风。
 
 嘲风:“无论以前以后,都还是我们一起过吧,那种连根木头都不放过的家伙,我情愿没有。”
 
凤九霄呐呐:“其实也不算是日木头。”
 
嘲风:“什么?”
 
凤九霄呐呐:“他日木头的时候我就站在边上……”
 
嘲风:“…………”
 
所以严格说起来是视j,i,anx_i,ng`高`潮。
 
 
 
【十八】
 
 
 凤九霄同龙炎乃天地孕育的神胎。
 
 自小一起长大。
 
 三百岁的时候,脑子还蠢得一团浆糊的龙炎就开始发了情。
 
 他把凤九霄压在身下亲吻舔舐,凭着本能把勃`起的龙根c-h-a进了凤九霄下`身的小洞。
 
 把凤九霄c,ao得嗷嗷哭叫。
 
 龙炎只觉舒爽无边,化了原型用四个爪爪按住凤九霄。
 
 不眠不休的纠缠着他,c,ao干着他。
 
 每次发情随便起来都要几十天才能尽兴。
 
 他们在脑子还拎不清的年纪就尝遍了世间极乐。
 
 但靠j_iao 欢维持起来的朦胧感情还是太脆弱,受不得一点争吵。
 
 某次吵架后,龙炎强上凤九霄,刺激的凤九霄边哭边骂:“滚开!你弄疼我了!我最讨厌你弄疼我了!滚开!”
 
c,ao完后龙炎果真就滚了。
 
 他开始出去日虎日牛日蛤蟆、日鸟日鱼日王八。
 
 只要兴致来了,逮着身边有什么动物就日什么动物。
 
 一边日还一边愤愤想着不就是一个洞!
 
 要日随便都有的日!
 
 搞得老子多稀罕似的!
 
 这一日就是日了一百多年。
 
 直到凤九霄黑脸找来。
 
 那时傲娇的蠢龙正盘在一棵枯树上,不屑扬言:我不回去,回去你又不给我日??醇?,这儿有个洞,老子c-h-a着这洞也能出j-i,ng,何必回去求你给我日。
 
 说着就为了证明什么似的,一边目光如炬的看着凤九霄,一边对着木头干起了龌龊事。
 
 完事后潇洒飞天。
 
 半道就被庆祝他五百岁的天雷给劈了。
 
 
 
【十九】
 
 
 那雷劈完后算是彻底开了窍。
 
 眉心多出一缕金色印记。
 
 是灵台清明,知荣知耻了。
 
 不过凤九霄同他早就结了怨,于是之后五百年是各种j-i毛蒜皮,纠纠缠缠。
 
 有时被撩拨的情动了,也会天雷勾地火滚在一起j_iao 欢。
 
 完事后,凤九霄又会臭脸一甩。
 
 
 恼怒于情事做得太狠太过(某次还穿刺了龙鳞r-u环)。
 
 龙炎倒是大度,他亲着凤九霄手腕,目光深情款款:“我都为你守身如玉了,你还不原谅我少时那些荒唐事么。”
 
凤九霄冷哼。
 
 龙炎只得装可怜道:“不久又要有天战,我要好些时日不能见你了,等我回来我们再玩些别的可好?”
 
凤九霄不搭理。
 
 龙炎吻了吻爱侣的肩膀,相拥睡去。
 
 之后去打那什么天仗,就再也没回来。
 
 凤九霄作为一个孤高自傲的仙。
 
 孤零零住在这个山头几百年,在那个山头几百年,再住在天上几千年。
 
 只有不断给自己洗脑那个抛弃自己的是个私德败坏,花名在外,看一眼都嫌龌蹉的老 y- ín 龙。
 
 才能敌过这万八千年,无穷无尽的……
 
彻骨相思。
 
 
【二十】
 
 
清风凉夜。
 
 明月高悬。
 
 凤九霄又独身来到玉琼山。
 
 龙炎正喝着小酒,侧卧湖边榻上。
 
 看到不请自来的客人也没恼。
 
 经过这些时日,他早已从旁人口中知晓凤九霄和他的关系。
 
 不过很抱歉。
 
 他忘了。
 
 所以他只是客气的问一声凤九霄要不要喝酒。
 
 然后他们就坐在月下小酌。
 
 彼此缄默不语。
 
 直到凤九霄脸上染上一层微红。
 
 他端着酒杯坐到龙炎榻上,微微笑的看着他。
 
 看他凛冽如剑的眉,看他深沉似海的眸。
 
 低声问他:“你眉心的印记哪去了?”
 
龙炎摇头。
 
 凤九霄就径自说:“你五百岁时长出来的,之后你就没那么混蛋了,不过之前你气我太过,我对着你也就没好脸色。”
 
凤九霄说着缓缓伏在龙炎身上,脑袋枕着他温热的胸膛,耳边是熟悉到令他颤动的心跳。
 
 低声道:“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,对不起,现在才跟你说。”
 
龙炎默然不语。
 
“不过,都没用了。”
 
凤九霄摇摇晃晃就要起来,却差点跌倒,被龙炎扶住揽抱回了怀里。
 
 凤九霄就这么抬头看着他,目光愣愣怔怔,温柔似水:“你能抱抱我吗?假装还……认识我的样子。”
 
龙炎目光沉静。
 
 凤九霄就伸手抱住他,脑袋埋在对方颈窝,默默流下泪来:“因为我实在……太想你了……”
 
 
 
【二十一】
 
 
 
 那脆弱的样子让龙炎动了恻隐之心。
 
 便抱着凤九霄倒在榻上。
 
 他轻抚他鬓角乱发,看他如画眉眼。
 
 情不自禁就给了对方一个亲吻,两个亲吻,三个亲吻……
 
他抱着他翻滚压在身下。
 
 动作渐渐变得狂躁起来。
 
 天知道他也是一头禁欲万八千年的老龙了!(就仙身而言)
 
 这乍然绝色当前的,怎么可能把持得住。
 
 两人火热纠缠间衣衫就褪了大半,龙炎看见凤九霄胸前的龙鳞,眸色还暗了几许。
 
 他摸着对方的腰背,舔舐对方的胸膛。
 
 把人掌控在怀里慢慢疼爱,听着凤九霄难以自抑的仰头呻吟。
 
 长长的乌发散落下来,眼角都是晶莹又绯红。
 
 龙炎把人托着进入,凤九霄疼得呜咽吟叫,却又无比坚定的抱着他的肩背。
 
 那诱惑不自知,乖顺惹人爱的样子真是令他心旌大动。
 
 凤九霄却在他怀里汹涌着流下泪来。
 
 抱着龙炎哭得全身颤抖。
 
 是心中酸楚太过了。
 
 恍惚之间,几缕暗金自那胸前龙鳞飞出,飘飘然收落在龙炎身上。
 
 眉间倏忽就多了一缕金色印记。
 
 一双手抚上了凤九霄的肩背。
 
 熟悉安慰响在耳边。
 
“小九,别哭了。”
 
纵使魂飞魄散,我爱你的情意都一直陪着你,守着你。
 
 千年万年。
 
 
 
 
=
=
=
=
=
 
 
 
【超级无敌粗长大r_ou_特r_ou_番外】
 
 玉琼山。
 
 日日夜夜。
 
 游!龙(根)!戏!凤!
 
 气的嘲风只能传音怒骂:不要弟弟!
 
 
 
=
=
=
=
=
 
 
 
 日常就是无剧情的j-i毛蒜皮
 
 
 
 
 【日常一】
 
 龙炎喜欢把凤九霄拖到天湖里戏耍。
 
 老凤凰畏水,越大的池子他越怕。
 
 到了湖里就变得十分依赖老 y- ín 龙。
 
 勾着他的脖子,紧紧抱着他。
 
 任由老 y- ín 龙把那龙根c-h-a进来,变着法的在他体内戏弄。
 
 他只会皱着眉头,婉转呻吟。
 
 一点也反抗不得。
 
 把老 y- ín 龙伺候的心花怒放,化了龙身在水里缠着他赤`裸的身体,无休无止的肏着他。
 
 是真·游龙戏凤。
 
 场面端的万分香艳。
 
 
 
 
 
 
 【日常二】
 
 嘲风的传音让凤九霄十分苦恼。
 
 彼时他们刚刚完成一场j_iao 欢。
 
 凤九霄窝在龙炎怀里:“该怎么跟他说清楚,我是真的不可能下蛋!”
 
龙炎:“不,其实嘲风就是你我的亲子。”
 
凤九霄:“你骗我!”
 
龙炎表情严肃的骗他:“我的龙j-i,ng在你体内转化孕育成的胎珠,很小的时候就被你生出,一直被我收藏在你我曾经的洞府。那蛋稍大时便自动滚去找你了,是也不是?”
 
凤九霄白了一张脸,身体在龙炎怀里僵硬:“我、我生的?”
 
龙炎点点头:“你给我生的,儿子。”
 
说罢翻身压住凤九霄,埋在他体内的龙根又挺动撞击起来:“再生一个吧。”
 
凤九霄被c,ao得脸色潮红,泪水涟涟:“唔呜……呜呜……不要……你拔出去!”
 
 “我不要给你生!”
 
 
许久。
 
 
“唔……不许s,he在里面!”
 
 
再许久。
 
“你听到了没有,不许……啊——”
 
 
 
 
 
【日常三】
 
 后来嘲风知道,自己对老 y- ín 龙怨恨颇深,有一大半是凤九霄日日洗脑的功劳。
 
 待到恩怨化解。
 
 其实嘲风也很愿意亲近龙炎。
 
 毕竟和家里有脑子的交流起来要轻松得多。
 
 没脑子的那个,用来宠就好了。
 
 他经常跟龙炎去东南西北四海走亲戚。
 
 那些龙族的亲戚见了就总是会问龙炎:你老婆凤凰怎么不见你带来呀。
 
 父子俩在心里呵呵:要他下海,不如杀了他罢。
 
 
 
【日常四】
 
 待回到府上。
 
 龙炎叫住嘲风,朝他展开手掌,手心赫然两颗莹润的珠子:“你总跟你父亲说不要弟弟,这俩东西就由你保管罢。”
 
嘲风皱眉:“这是什么?”
 
龙炎:“无形无主,天地孕育的胎珠。”
 
龙炎还是小龙的时候就喜欢捡一些发光发亮的珠子收藏在洞府。
 
 无意间就捡了这三颗。
 
 后来和凤九霄交*时,他把其中一颗塞进凤九霄s-hi淋淋的?。鄕,ue里,自己的龙根再顶进去。
 
 推着珠子百般戏弄凤九霄。
 
 把人折腾的眼泪汪汪,嗓音嘶哑。
 
 几十天的交*后。
 
 那玩过的珠子更是糊满了这对 y- ín 龙 y- ín 凤的j-i,ng水。
 
 
 嘲风脸色铁青:“够了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 
他拒绝知道自己的来历!
 
“这俩珠子还是你们保管吧,爱生几个生几个!”
 
说罢甩袖离去。
 
 龙炎把那两颗胎珠收入怀中,转身去找凤九霄了。
 
 
 
 
 【日常五】
 
 嘲风打算远离这对 y- ín 龙 y- ín 凤。
 
 接了个要去凡间办的大差事。
 
 临走前去看了一会儿凤九霄。
 
 他的父亲正散着长发,卧在榻上小憩。
 
 即使在睡梦中,他的父亲也是光艳动人,风华无双。
 
 不愧为三界第一美人。
 
 就是此时美人露出的左脚脚踝上戴着一串莹莹生光,坠满银铃的脚链。
 
 嘲风面容都是一沉。
 
 再联想到凤九霄胸前还有个东西。
 
 脸色更臭。
 
 心里直骂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,不知又玩了些什么花样!
 
 还是速速离去。
 
 眼不见为净的好。
 
 
 
 
 
【日常六】
 
 待到嘲风走了。
 
 凤九霄才揪着毯子,有些难受的在榻上翻滚起来。
 
 龙炎进来将他抱起。
 
 凤九霄红着眼角,颤声怒骂:“把我体内的东西拿出去……嗯……”
 
龙炎撩开毯子,摸到凤九霄s-hi漉漉的大腿根,笑盈盈道:“你不是很喜欢这种果子么,一下喂你吃了六个,是嫌太少?”
 
 “啊……拿出去……”凤九霄紧紧揪着龙炎衣襟,气的都不会骂人了。
 
 他心心念念的玉琼山红果子。
 
 好不容易结了一树!
 
 老 y- ín 龙问他要不要喂给他吃。
 
 凤九霄自然是高傲的点点头说:可。
 
 然后就被这样对待了!
 
 太可恶。
 
 真是太可恶。
 
 以后都别想近他身了!
 
 
 
 
【日常七】
 
 凤九霄生起气来不理老 y- ín 龙了。
 
 他跑去凡间找儿子。
 
 在儿子那儿吃吃喝喝,住的不亦乐乎。
 
 龙炎自然是跟着找来。
 
 哄着说带他去吃好吃的。
 
 关系才稍稍缓和。
 
 某日路过一热闹广场,凤九霄忽然就停下脚步。
 
 指着巨幅海报,笑容森森:“看看,这个就是你当初一心想上却没上成的大明星。”
 
龙炎:“…………”
 
凤九霄:“那次坏了你在花园酒店的好事,可真是对不??!”
 
龙炎:“…………”
 
这些日子的努力,要前功尽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 
 
 
 【日常八】
 
 夜里自然是各种劝哄。
 
 凤九霄便趁机提出要求:“把我胸前的龙鳞摘掉,我就揭过此事。”
 
龙炎:“…………”
 
凤九霄愤愤:“都是你这破鳞片,这万八千年沐浴都不敢叫人伺候,就怕被别人看见。”
 
龙炎听得心情愉悦。
 
 就应下此事。
 
 过程又是异常难熬。
 
 凤九霄赤身裸`体被龙炎抱在怀里,任他轻薄戏弄胸前挺立嫣红的r-u珠。
 
 咬牙咽下痛苦呻吟,催着他快点拿掉。
 
 龙炎将手掌覆凤九霄胸前揉弄,笑意盈盈:“小九乖,这龙鳞与你的r-u尖有些长在一处了,你再忍忍。”
 
等龙炎舔着凤九霄的r-u尖,取下那片鳞甲。
 
 凤九霄早就被折腾的汗s-hi鬓角,泪眼模糊了。
 
 他被龙炎抱在怀里仔细疼爱。
 
 被下`身的进攻弄得呜呜咽咽。
 
 胸前的r-u首还被老 y- ín 龙舔得又红又肿,羞得自己都不忍再看一眼。
 
 正舒爽无边,贴近心房的r-u尖一疼。
 
“啊??!……”
 
凤九霄痛的哭叫出声。
 
 是被那混蛋穿过一片新的黑金龙鳞了!
 
 
 
 
 
【日常九】
 
 嘲风被夜里奇怪的叫声弄得抛弃孝道。
 
 将他的父亲们赶回府去。
 
 等过了许久。
 
 他再回到天界,却不见凤九霄身影。
 
 嘲风:“父亲呢?”
 
龙炎道:“他在孵蛋。”
 
嘲风:“…………”
 
偷偷去看。
 
 屋里被映照的金碧辉煌。
 
 一只金光熠熠,华美异常的金红色凤凰窝在榻上。
 
 脑袋枕着长长的摆尾。
 
 腹下隐约可见一弧圆白。
 
 尽管画面温馨。
 
 可嘲风的脑子不受控制就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。
 
 对弟弟的来历显然十分嫌弃。
 
 
 
【日常十】
 
等蛋里的小家伙破壳而出。
 
大家都惊呆。
 
龙炎皱着眉头:“大概是……那个的……比例不对,所以是条龙。”
 
凤九霄掩面不语。
 
嘲风假装听不懂的样子。
 
……
 
有了这个小家伙,府上就热闹多了。
 
小龙全身是金红色的。
 
四个小爪爪紧紧抓着凤九霄,盘在他胸口就要喝n_ain_ai。
 
被龙炎拎起来甩开。
 
噗通一声丢进湖里。
 
到夜里才爬回被窝。
 
呜呜着窝在凤九霄怀里,只想同家里这个长得最好看的亲近。
 
龙炎盘算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
 
龙族血脉是什么德行他最清楚。
 
赶忙把小儿子丢给了在凡间办事的嘲风。
 
吩咐:被雷劈了,才能回来。
 

《龙性本淫,我一直都很明白》点评

短篇辣文公车轮流短篇辣文公车轮流 www.eshushan.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